嘉兴在线 -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、嘉兴广电联合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 : 嘉兴在线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八大家族,让嘉兴书画独步艺坛
2019-11-06 18:00:49

唐代著名诗人杜甫在《丹青引赠曹霸将军》中写道:“丹青不知老将至,富贵于我如浮云。”从古至今,以书画为生的人,少有能大富大贵者,有的甚至连养活自己都困难。正因如此,才彰显家族书画艺术代代相传的难能可贵。


不过,在嘉兴书画史上,书画世家的繁荣兴盛却绵延了数百年时间。


明末至清末数百年,比较典型的书画世家,嘉兴府数量位居全国第一。


明末清初,代表家族有项元汴家族和李日华家族;康雍乾时期,政治稳定,经济繁荣,书画世家大多出自科举世家,嘉兴的代表家族有钱陈群家族、陈奕禧家族和查昇家族;清末民国,在书画市场化的大趋势下,嘉兴产生了第三代书画世家,代表家族有董棨家族、郭照家族和潘振镛家族。


中国人历来很重视“家”,尤其在古代,一直都以家族为中心,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而形成宗法社会。在中国传统社会,“世之所传者二,有血脉之宗,有道脉之宗。血脉之传有显有微,有绝有续,唯有道脉,才能世代永续”。所谓“血脉”,是指家族的传承;所谓“道脉”,是指文化的传承。


通过对嘉兴书画世家的梳理,我们可以发现明末以来这些世家的演变过程,更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去了解嘉兴的书画史。



明末清初:嘉兴巨贾连出书画鉴赏大家

 

明末清初是嘉兴书画世家产生的第一个高峰,代表家族有项元汴家族和李日华家族。


项氏家族是个富贵兴旺的世族大家,祖上靠经商致富,至项元汴(1525~1590)时,已富可敌国。


项家最为著名的,当属天籁阁藏书楼。依靠天籁阁丰富的家藏,项元汴及其兄弟、子侄及孙辈,在鉴藏和书画创作方面均有所作为。


项元汴不仅善于赏鉴,也是书画艺术家。在吴门画派影响下,他对于书画创作风格的选取,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作品别具一格。其传世所见,多为水墨画,风格学文征明为多。山水画主要“学元季、黄公望、倪瓒,尤醉心于倪,得其胜趣,每作缣素,自为韵语题之”;书法“亦出自智永、赵吴兴,绝无俗笔”。


元汴兄元淇,善书,工诗古文,又善于鉴赏,于画无所不窥。元淇子项德裕,善画山水。元汴长子项德纯(即项穆),擅书法;三子项德新,擅山水、墨竹画,主要学吴门,多取法元吴镇、倪瓒,意境清幽脱俗。


为项氏书画做出最大贡献的,是项圣谟和项奎。


项圣谟墨梅图轴


项圣谟(1597~1658),元汴孙,是一位关注社会、极具思想和个性的画家。他的创作与社会时代背景、个人身世紧密相连,在明清易代前后有很大的不同,在思想内涵上突破了文人画“虚和萧散”“超轶绝尘”的境界,同时也记录了历史的变迁。


项奎(1623~1702),圣谟侄,擅长山水,学“元四家”,好用秃笔,兼长兰竹,笔墨秀雅,颇得元人枯淡之趣。项氏家族受到当时画坛主流吴门画派影响,家族画风除了继承“元四家”传统外,还表现出对宋代绘画的兴趣,注重格法,不为时代风尚和片面的文人画观念所局限。


项氏书画因“天籁阁”富可敌国的收藏而兴盛,亦随清初“天籁阁”的浩劫而衰落。虽然之后项奎继承了家学,也仅是回光返照而已。与项元汴家族类似的还有李日华家族。


李日华(1565~1635)字君实,其父李应筠经商致富。李日华虽考中进士,却在壮年时辞官归家奉养父母,里居20余年。他也是个大鉴藏家,《味水轩日记》记录了他八年中收藏或鉴赏的作品,单绘画就有691件之多。其中,宋元以前的画就有355件。


李日华工书画,精鉴赏,与董其昌、王惟俭齐名,并称“三大博物君子”。其画,用笔矜贵,格韵兼胜,宗法北宋大画家董源,稍加变化;导源于宋元大画家巨然、吴镇,自成名家。


其子李肇亨,工书法,摹褚,精画理,善山水,与赵左齐名,气息浑古,风韵静穆,尝以书法写葡萄尤妙。


李日华之孙李琪枝,工画墨梅、墨竹,山水笔墨简淡,姿态秀逸。琪枝之兄新枝,以及新枝子含渼、含淑、含泽、含诞,皆继承家学,书画造诣颇深。


这一时期,嘉兴的书画世家主要来自鉴藏领域,是因为明朝晚期是一个典型的收藏盛世。


清代项奎设色峻岭翠云图轴


明后期,商品经济发达和资本主义萌芽的产生,在嘉兴出现了一批经商致富的富商大贾。这些家族通过几代人的经营,积累了大量财富,为书画收藏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条件。


其次,“嘉靖末年,海内晏安。士大夫富厚者,以治园亭,教歌舞之隙,间及古玩”,从达官贵人到贩夫走卒,都喜欢收藏。嘉兴所在的江浙地区,是元代文人画兴起的地方,具有优越的文人画传统和鉴藏风气,为一些世家大族的书画收藏提供了便利的条件。


再次,由于艺术市场的繁荣,这一时期出现了作伪高潮,书画鉴定因而备受重视和追捧。以项元汴和李日华为代表的鉴藏名家,在其家族雄厚资产的支撑下,依靠独到的眼力投资于书画领域。“家藏熏习已久,亦能自运”,在丰富家藏的熏陶下,这些鉴藏名家及后人,在书画创作上亦有相当高的造诣,由富商世家逐渐转变为书画世家。


 

官宦家族科举秘诀:能书善画


康雍乾时期,政治稳定,经济繁荣,书画世家大多出自科举世家。代表家族有钱陈群家族、陈奕禧家族和查昇家族。


海盐钱氏,为吴越王钱镠后裔。明正德年间,海盐钱氏第五世孙钱琦,考中进士,步入仕途。在良好家风熏陶下,钱琦子孙相继考中进士,成为当地有名的世家。


钱氏步入书画领域,是从“陈书-钱陈群”时期开始的。


钱陈群(1686~1774),字主敬,号集斋,康熙六十年(1721)进士,历事康雍乾三朝,官至刑部尚书、太子太傅。其成就主要在书法方面,亦善画松石。钱陈群的母亲陈书(1660~1736),号南楼老人,是清代著名女画家,画作题材广泛,山水、花鸟多为讲究笔情墨韵的文人写意画,笔力老健,风神简古;人物多绘观音、关羽、吕洞宾等像,为严谨精细的工笔重彩。


南楼老人设色扇面


陈书不仅是画坛明珠,也是德才兼备的巾帼俊杰。陈书之夫钱纶光早逝,陈书持家又教子,在她含辛茹苦教育下,其子钱陈群、钱峰、钱界,“先后以五经补博士弟子员,旋贡于太学”。


随陈书学画的子弟甚多,钱氏后裔皆传承其画法。如陈书幼子钱界,钱界从子钱元昌,陈群孙钱楷,孙女钱与龄,曾孙钱庆善、钱泰吉等。


在钱氏书画发展的过程中,钱陈群族孙钱载做出了很大贡献。


钱载(1708~1793),乾隆十七年进士,工诗文,精画,被称为“诗画双绝”。其画风亦出自陈书,并自出新意,取得了较高的成就。


其后,钱氏书画的传承,如钱宝甫、钱庆恩、钱斐仲、钱善章、钱善扬、钱善言、钱聚朝、钱卿鉌、钱卿藻等,均出自钱载这一支。


钱氏一族,因科举兴起,其书画却始自南楼,书画承传,清芬世守。



钱载画像


海宁陈氏,明代就科第相继,世代簪缨。康雍乾年间,更是朱紫盈门,乃江南著名的官宦世家,鼎盛时“一门三阁老、六部五尚书”,出现过“伯侄榜眼”与“祖孙宰相”这样的佳话。


陈氏不仅是官宦世家,亦是书香门第,“以诗书为世泽,自有明中叶承陈姓之后,代有闻人,人各有集”。陈氏一族,多工于书法,故在海宁向有“陈字”之谓。在陈氏后人陈其元看来,“香泉太守及匏庐宗伯最有名”。


“香泉太守”即陈奕禧(1648~1709),字六谦,号香泉。他以贡生入仕,能诗善画,尤以书法名满天下。其书,专法晋人,有“用笔千古不易之正宗”“翰墨妙当代,海内翕然”之称,号称“香泉体”。


“匏庐宗伯”为陈邦彦(1678~1752),乃陈奕禧侄,康熙四十二年(1703)进士,授翰林院编修,入值南书房。善书法,尤工小楷;行草宗法“二王”,又深得董其昌笔意。


除此二人外,奕禧族弟陈元龙(1654~1736),康熙二十四年(1685)榜眼,历康雍乾三朝,官授文渊阁大学士。因民间传说与乾隆帝的关系,平添神秘。陈元龙书法,学赵孟頫、董其昌,擅楷书。


陈元龙书法


元龙子邦直,邦彦子师曾,奕禧子世泰,及家族后人陈勋、陈克旉、陈沆、陈鸿敬、陈维燮、陈延献、陈荫清、陈高俊等,皆继承家学,书法名重一时。


海宁陈氏,可谓将科举与书法完美结合的典范,其家族成员不仅权倾一时,在书法领域亦独步天下。


与陈氏同在海宁的查氏,亦是文宦望族,显赫时“一门十进士,叔侄五翰林”。


査继佐(1601~1676)为崇祯六年(1633)举人。工书法,法颜真卿;擅山水,宗黄公望;能写意人物,并工画理,晚年喜写梅。


查昇(1650~1707),康熙二十七年(1688)进士,入值南书房达38年。书法秀逸,得董其昌神韵,小楷尤为精妙。


与查昇并称为“大小查”的査慎行(1650~1727),为康熙四十一年(1702)赐进士出身,工书法,擅行书。


慎行弟查嗣瑮、查嗣庭,皆为康熙朝进士,工书法。


后因查嗣庭之文字狱,查氏科举仕途遭受重创,但其家族书画传统却延续下来。受家族书画氛围的影响,查氏后人查璇继、查克承、查岳、查昉、查若农、查奕照、查世璜,能书善画,书画承传,代不乏人。


查昇书法


与明末以鉴藏兴起的书画世家不同,康雍乾时期,嘉兴的书画世家。几乎都来自科举世家。这既与康雍乾三朝政治的稳定息息相关,又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。


清朝初年,统治者对江南书生伤透了脑筋,于是采用软硬兼施手段,一方面大兴“文字狱”,实行思想意识领域内的专制主义;另一方面尊孔崇儒,消除汉人的排斥心理,并很快恢复、发展传统的科举制度,笼络人才。于是,自宋以来兴盛的嘉兴科举,迅速得到发展壮大。嘉兴的世家大族,凭借良好的家族教育和浓厚的学术氛围,在清代科举考试中屡屡取得好名次。


清代科举考试,十分重视字体的工整匀净,特别强调“馆阁体”训练。书法于各文宦望族而言,不过是科举考试必备的技能。但科举无疑在客观上促进了嘉兴科举世家书法技艺的提升,几乎每个进士及第者都是书法大家。康雍乾三朝,皇帝重视文化,尤其对书画特别热衷,官员因此投其所好,在书画创作上用力颇深。


由于这一时期书画世家的官宦背景,因此,他们普遍有着很高的文化修养,不仅在书画方面成就很高,在诗文方面亦造诣颇深。同时,这一时期,书画世家的创作更多用于自我娱乐消遣,或交友雅集,或向皇室谋宠等,因此,他们的作品,呈现出较高的文化素养和文人的淡泊情怀。



钱载墨色水仙图

 

清末民国:书画创作如同家族“产业”

 

清末,由于政治腐败和社会动荡,以科举成为书画世家的方式几乎绝迹。在书画市场化的大趋势下,嘉兴产生了第三代书画世家,代表家族有董棨家族、郭照家族和潘振镛家族。


桐乡濮院董氏,两百余年书画传家。董棨(1772~1844)字石农,楷书法颜真卿,行草宗董其昌,兼工铁笔;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草虫,无不精妙,尤喜作蔬果,点染生动。


董棨子董燿(1800~1883),字枯匏,号小农,善画山水。燿子董念棻(1832~1899),书宗汉魏碑,画学陈淳,而尤喜写梅,有“董梅花”之称。念棻子董宗善、董敏藻,以及宗善子董巽观,皆继承家学。


董棨设色山水图轴


郭氏祖上,既不是嘉兴望族,更谈不上阀阅门第。但在短短一个半世纪里,从郭照始,至第四代郭斯陶、郭辉,共产生了17位书画家。


郭照(1827~1895)字士恒,号晓楼,在绘画上“效法南田而微参以白阳,与周存伯、倪小圃相伯仲”,在书法上“不名一家,而于赵董为近”。其子郭似壎(1867~1935),一变其父专文人之画,渐趋工整,进入画人之列。中年以后,转尚写意,他的四个儿子,画法也明显带有这种倾向:郭兰祥擅长山水,宗南北两派;郭兰枝亦擅山水,画路偏向北宗,以青绿为胜;郭兰庆长于仕女;郭兰泽涉猎极广,擅画花卉、人物、山水,能治印,书法亦佳。


在浓厚的书画氛围中,郭家出现了大量女画家,包括郭照妻许宝蓉,郭似壎妻高珮、继室袁艺、从妹郭娴、女郭绚,以及兰祥女郭辉,兰枝妻吴孟庄和兰庆继室屠芸莺。


对此,晚晴嘉兴诗人张鸣珂曾感叹:“鸳湖灵秀之气,萃于一门,亦一时佳话也。”


由于郭氏书画家生活的年代相对比较集中,为其独具特色的“一门合绘”创造了条件,“禾中西门天官牌楼郭氏……庚午、辛未间最为兴盛,能成十分春色合作之图。”“一门合绘十分春色”,是郭氏书画最大的特色。


郭兰泽设色孩童放雀图轴


潘氏最早步入书画领域的是潘楷。潘楷长子大同、次子大临、三子大恒,皆善画。潘氏家族中,最有名的是潘振镛和潘振节兄弟,正是此时奠定了潘氏肖像仕女画的家族画风。


潘振镛(1852~1921),大临子,号雅声,幼承家学,六七岁时就能画人物。师承戴以恒后,画艺日臻精妙,人物仕女尤为擅长。潘振镛仕女画,笔墨简洁生动,设色淡雅清丽,造型准确,神态如生,与苏州沙山春、吴友如并称“三绝”,而潘居首位。


其子潘琪,工画仕女花卉,一似乃父。孙女潘燕,擅人物、仕女。孙潘德昭,传家法,工画。


潘振节(1858~1923)为振镛弟,工人物。早年与兄同受业于戴以恒,山水画得其心传,又偏爱人物仕女。他的仕女画,用笔空灵精妙,尤精肖像,能于客退后默写其形体容貌,生动传神。


其子潘琳,“从学于世父,得其指授,画仕女殊有风致”。孙潘德熙,工书画,擅篆刻。


潘振镛设色人物图轴


清末民国时期,“海上画派”兴起和书画市场化的背景下,社会中下层士大夫的家族书画,传承逐渐成为主流。鸦片战争后,上海开埠,“自海禁一开,贸易之盛,无过上海一隅,而以砚田为生者,亦皆于于而来,侨居卖画”。


嘉兴有毗邻上海的地利之便,更是画学渊薮之地,因此,“海派”早期,几乎都以嘉兴书画家为主。他们主动适应书画市场的需求,或满足他人求购,或自我谋生主动而为,或直接和间接销售赚钱。这些职业书画家,靠鬻画为生,同时将书画创作作为一项谋生技能,传授给子孙后代。


这一时期的绘画,也改变了以往文人画占主导地位的局面,而以商品画为主。


当时,书画买卖的润例,已通过有影响力的报纸杂志向社会传播。比如,潘振镛成为海上名家后,即在1888年《申报》上刊登润例:“潘君琴条每张六角,纨摺扇三角,泥金及双行加倍。”对自己的书画作品进行明码标价。其子潘琪子承父业,也在1930年的《墨海潮》上刊登过书画润例:“人物堂幅八尺六十元,五尺二十元,六尺三十元,四尺十六元……”


再如郭家,郭照在绘画上“效法南田而微参以白阳”,尚属文人士大夫画家。郭似壎则一变其父专文人之画,进入职业书画家行列。传至似壎子兰祥、兰枝、兰庆时,他们三人已长期客居上海,以鬻画为生;幼子兰泽,更是除书画创作外,无任何谋生技能。至于其独具特色的“一门合绘十分春色”,更是为适应书画市场需要而出现的。


来源:读嘉新闻 文图:刘云峰 编辑:刘艳阳 责任编辑:沈秀红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

在这里,读懂嘉兴

相关阅读
分享到: